严成周

孽果。

爱别离,求不得,怨憎会。

不诉离殇。:

※薛晓,出息止步于小段子。


"薛洋,你真是太令人恶心了。"


心坎那头尚余着些懵懂情愫轻飘飘被掐死在襁褓,眼底凶戾大盛,虚情假意扬唇回应堪逸些薄凉。
我薛洋向来是睚眦必报,你断我一指,我便灭你满门。
你屡番坏我好事,偏又多管闲事逞能为常萍强行出头,自己深陷泥潭难自拔,如今孽果深种,却是要把罪责都推卸予我不成?


胸腔震出些大笑声来,却是怒极反笑,宛如那冷血滑腻毒蛇嘶然吐舌,纳了淬毒獠牙,无端透出股渗人阴冷。
好道长,你且好生瞧着。
枉你自诩清高无垢,秉心持剑索道,可知这几年来,你所做件件皆是为虎作伥。


"不过,你有资格恶心我吗。"
他兀然又语调亲热起来,尾音酿了柔情蜜意,哪还有方才那暴怒阴狠模样。


我的好道长。
嗳,咱俩这可一样恶心了。
世人无人比我们更般配。
我若落得个灭门胡为恶贯满盈的名头,你也算称得上弑友误人助纣为虐了。


怕什么呀,道长?总是颤抖算个什么样子。你自个儿分明都信了,偏又做出副迭口否认模样给谁看呢。
乖,别怕。到我这来。
哭也没用,我说,到我这儿来。


"别老想着救世了,你根本连自个儿都救不了。"
这恶鬼算缠上了你,便是坠入那幽冥深渊,也偏要拉你一道。

转载自:不诉离殇。
评论
热度(30)
  1. 严成周不诉离殇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爱别离,求不得,怨憎会。
一个喜欢帝诀噬和学习英语的全职教徒
© 严成周 | Powered by LOFTER